汪白久

粉红射线biubiubiu

争吵【犬狼HE短篇】

呜呜呜呜呜呜这个萌啊!(;´༎ຶД༎ຶ`)

Quiliwen:

※ ooc和BUG属于我
※一颗没有剧情的糖,开头突兀
※望食用愉快XD


争吵


就在Sirius准备走近Remus,以一个拥抱结束这次谈话时,Remus站了起来,走向窗边,然后面对着他。


其实Remus一站起来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恢复得那么好,准确来说,他根本就没有力气站稳。他只好走向窗边,依靠着窗沿来稳住自己。
他试图稳定自己的情绪,但声音中仍带着颤抖:“你之所以觉得无所谓,是因为你没有过过我这样的生活,这种每天都极度不安的生活。”他直视着Sirius,他恨他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这种所有事情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态度。
为什么他就不明白,“狼人”这个身份对于他来说有多糟糕?他为什么能够如此潇洒地坐在那里,说着“你是不是狼人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区别”这种话?


Sirius在Remus站起来离开他们的瞬间,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裂开的声音,他只知道Remus在试图远离他,去站在一个他触碰不到他的地方。
当Remus站在窗边,直视着他的眼睛,用一种温和友善的Remus从未有过的语气说出那段话时,他注意到了他声音里的颤抖,但他没法判断那颤抖究竟是因为愤怒还是委屈。他只知道他要让Remus知道自己是理解他的,不管用什么方法。
他听见自己在冲Remus大声地嚷嚷,完全忘记了James和Peter的存在:“你以为我活的就很轻松吗?你以为我每天都活的很安心吗?”
他发现自己站了起来,声音里嵌满了不被理解愤怒:“我从小就被认为是布莱克少爷,被以为是跟我父母一模一样的货色,你以为我就不介意我的身份吗?当我终于拥有了你们这样好的朋友时,以为自己终于成为一个普通人时,我他妈的发现自己喜欢你,你以为每天要瞒着所有人自己是同性恋的日子就好过吗?”
当他意识到Remus身体的颤抖时,他却没法停下自己咄咄逼人的问话:“我之所以觉得无所谓,是因为我觉得只要你还是我的朋友,一切就不会太糟,就算你永远也不知道我喜欢你,那也没关系。”这回他的声音也开始像Remus刚才那样颤抖了:“可你呢?你竟然想要离开我?”说完,他也直视着Remus,带着刚才的怒气。


Remus呆呆地站在窗户旁,视线已经模糊了起来,那个柔和的Remus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低低地说道:“Sirius,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刚才的愤怒已经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孩子般的紧张不安。
他躲避着Sirius的目光,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是先告诉Sirius自己很抱歉,抱歉自己没有发现Sirius的不易,还抱怨他不理解自己;还是先告诉他其实自己也是同性恋,自己也喜欢他?
最后,他决定什么也不说。他走近Sirius,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深深、深深地吻了他。


五秒钟前Sirius还在等待着Remus的回答,现在他却知道,他俩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那个吻早已说明了一切。
随后他意识到Remus身体明显的颤抖并不是情绪所致,Remus站起来的动作就已经花光了他几乎所有的力气。那个吻过后,他用自己这一生中最温柔的声音对自己的爱人说:“趴到我背上吧,我背你回宿舍。”


趴在Sirius的背上,Remus觉得几分钟前的自己一定是霍格沃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学生了。
背着自己的,明明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理解自己的人啊。


THE END

评论
热度(13)
  1. 汪白久荷茨樋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呜这个萌啊!(;´༎ຶД༎ຶ`)
©汪白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