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白久

粉红射线biubiubiu

「逗鬼」拾㭍(校園AU)

此篇為校園AU!!!!!

瘋狂OOC!!!!

設定是學渣Jx學霸鬼

以下會用各種真名來代替藝名總感覺這樣比較好看!!(?

-

肖佳走了。

肖佳轟 轟 烈 烈地走了。

白耀隆、王昊、謝銳濤他們都去送他了,機場在肖佳走前堆起了一大堆人,像周延說的,就差沒鋪上紅地毯。

就肖佳走前半個小時胡雪松才結束他心裡的各種掙扎,外套也沒來得及拿就往門外奔,最後連肖佳的影子也看不見。

肖佳走了。

自己也沒能送上他。

這可讓胡雪松心裡更糾結了。

百萬種情感突然湧上他心尖。他並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也不清楚如果自己能趕到機場的話,肖佳會不會就不走了。

也或許是怕他看到自己就不走了,才做了這麼久的心裡掙扎。

關於這個想法,他也沒開口問謝銳濤他們,生怕讓人知道自己想他,縱使胡雪松不知道他已經被所有人都看穿了。

胡雪松更不知道的:肖佳在入閘前最後一刻都在人群中尋找那瘦弱的身板,心想著如果真的看見胡雪松,他就留在重慶了。他就一輩子都留在重慶了,一輩子都待在胡雪松身邊了。

可是到最後的最後,肖佳用心用肺愛著的胡雪松還是沒能趕上來看自己,胡雪松一直放在回憶裡念念不忘的肖佳也是沒理由留在重慶了。

肖佳就這樣轟 轟 烈 烈地走了。

入閘的時候並沒有帶著什麼感傷或是後悔,他只是想起了,想起了十七歲的那個夏天。

-

「肖佳同學,昨天下午的補課你怎麼又沒去了?李老師可生氣了,讓你快把這個禮拜還有上個禮拜欠交的作業都交上...欸欸欸你幹嘛呢!」

「胡課代表,我這個禮拜的作業沒交是家裡搬家了,作業都弄丟了,上個禮拜是我爸媽搬家了,把我的作業搞沒了,也就這樣沒了。通融一下唄」肖佳一首搭著胡雪松的肩,把他拉進自己。 老實說,肖佳在碰雪松的時候離島都會可以放小,生怕一下子就把他那身板子拍碎了。

「這可不行!你別以為我這次會信你了!你每次不是一拖再拖就是讓我幫你把作業做完!我可不會再上當了!」

肖佳看著這次自己的奸 計恐怕是無法得逞了,啞口無言,擺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其實欠交作業是假的,他就是想要胡雪松來跟他多講幾句話。

剛又想開口,就被胡雪松給打斷了。

「⋯⋯這樣吧⋯⋯這次,你來我家,作業我教你做。」

就這樣,肖佳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拜訪了胡家家門。

畢竟胡雪松身為一個課代表可不能繼續讓肖佳放肆下去。

畢竟肖佳身為一個男子漢看到能賴在胡雪松身邊的機會可不能就這麼錯過了。

-

肖佳坐在前往美國的飛機上,聽著胡雪松之前寫的歌,看著他們高中時照的照片。

照片中的胡雪松總是看起來那麼的不情願,他曾一次又一次的說自己不喜歡拍照,「那虎牙笑起來多醜。」卻一遍又一遍的出現在了和肖佳一起的合影裡。

高中的肖佳用過千種萬眾的方法來博得胡雪松的「關心」,比如說不交作業,比如說在學校打架,比如說不去考試因為要去錄音室寫歌。

回頭一彆卻發現這一切一切在長大後的自己眼裡看上去都那麼的幼稚,那種所謂的「行動」看上去更像是胡鬧。

但胡雪松還是一次又一次的陪他鬧了。

對於胡雪松整天說自己不喜歡他可是又無聲無息地給予自己關懷的行為來講,肖佳只能想到一個形容詞:

不娶何撩。

-

背景是高中有過一段情的兩位在畢業之後互訴心意的故事,大概。
豆芽留學梗

各位小仙女留個言點個心唄(筆芯

评论(5)
热度(21)
©汪白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