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白久

粉红射线biubiubiu

Hello Mr.Balloon (JasparCJ/DNP DP/坑)

 大家, 食用這篇文之前請看看這裏。

 這文,正如標題所說是個坑,

 應該是個不會再填的坑,

 所以,

 不要怪我就卡在哪兒了或許你有空的時候來催催me?

 對,這就是食用這篇文的風險,

 以上。



 氣球先生



我看著旋轉木馬在我面前不停的循環著,

燈飾很漂亮,粉的,黃的,藍的,本應讓人花多眼亂。

這座樂園是天堂,同時他的璀璨豔麗正在提醒人們:一旦踏出樂園,便是殘酷的世界。

那時候的我在旋轉木馬旁邊的長椅哭泣著,淚珠不斷滾落,正在傷心的嚎哭。

媽媽呢?爸爸呢?joseph在這裡呀,你們怎麼不來找我呢?

經過的人們只是用異目看著我,沒有一個人上前,也沒有人會上前問候。

遊樂園裡的燈光並沒有因為我的哭喊停下閃爍,閃亮的燈飾並沒有把爸爸媽媽召來。


我睡著了。


然後,身下的疼痛把我從靜寂中扯了回來。

‘這小子長得不錯嘛,看上去能賣幾個錢。’

我慢慢地增開了眼,傳來香菸的氣味。

爸爸也會抽菸,但是他為了我戒掉了。

‘的確是長得挺清秀的哈,嗯,金髮,的確很值錢。’

‘你,你們在幹嘛!?’很可怕,他們是誰,這裏是哪裡?

‘喲,小子醒了呀,那好,讓我來驗驗貨。’

‘不要!你不要過來!’

他作出了無用的爭扎,

像撕裂一樣的疼痛。


很痛啊,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

誰來,救救我。



‘來,拿好氣球!’ 男人把手中紅色的氣球遞給了眼前的小女孩。

‘哇!好漂亮!謝謝哥哥!’ 女孩接過氣球,眼睛瞇成了一條線,正在高興的向男人道謝。

‘不用謝,’ 他摸了摸小女孩的頭, ‘以後要小心別跟媽媽走丟了喔!你那麼可愛萬一被壞人抓走就麻煩了!’

那女孩紅了臉,慢慢消失在他的視線內。

勾起的嘴角援援落下,男人拉著氣球向相反的方向走了過去。


‘joe!!!你到哪兒去啦!!!’ 關上辦公室的門,迎來的是刺耳的喊聲。

‘怎麼了?’ 男人把氣球綁到角落的柱子上,脫下帽子,開始為自己沖茶。

‘今天又有女孩子來送禮物了啦!!!你看推得你桌子上都滿了!喂喂喂別坐我桌子上喝茶呀!!!’

‘你不都說了嗎,我的桌子滿了。’ 他珉了一口茶,在同僚的桌子上敲起了二郎腿。

‘嗚嗚嗚嗚嗚不帶這樣欺負我的......’ phil嘗試把那瘦小的身板推下桌,但是始終沒什麼用。

‘真不懂你這種人為什麼就那麼多女孩子喜歡呢...明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彎男。’

‘現在是個看臉的時代,’ 他裝作正在思考, ‘可能因為我長得好看吧。’

‘呵,還真欠打呢你這個人。’ dan正在向他們倆走去,還不忘吐槽一下joe的不要臉行為。

‘哎呀,你總算是回來了。’ phil嘆了一口氣,你看joe都開始喝茶了你才來找我吃飯。

‘填肚子是不分時候的,走吧。’ 穿著黑衣服的高大男孩把phil一把摟了過去。

‘再見啦,單身漢。’

‘掰掰joe!’ 

‘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去啦!秀恩愛還秀到我這兒來了。’

門合上的聲音讓本來熱鬧的辦公室再次回歸到沈靜的樣子。

他把杯子裡的茶統統灌進肚子裡,戴上帽子,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跨過門框,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額....你好....請問joe在嗎?’

‘啥?!’



兩人面對面的坐著,除了他們,只有尷尬的氣氛不停在房間裏飄散。

phil購入的茉莉花格外薰香,那是讓人沈醉的甜美香味。

時鐘的秒針正在奮力向前跑,門外孩子的歡笑聲在這兒顯得格外響亮。


‘那個,請問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他開口了。

‘啊!是,是這樣的!謝謝你幫我找到我的女兒!’ 男孩慌張的樣子不得不讓joe發笑。

是南非口音。

‘反正我也是遵守我的工作規矩而已,謝什麼。’  男人又翹起了二郎腿,不理不睬的態度讓高達男孩更加不知所措。

’那,我,我先告辭了!’ 說罷,他踏步走向辦公室的門口,背後響起的聲音讓他讓他感覺到一絲的驚訝。 ‘我送你。’

他站在門前,停下了。 ‘那個,我,我,我叫caspar!’ 他害羞的低下了頭, 

‘嗯,我是joe。joseph sugg。’ 

帶著南非口音的男孩目不轉睛的盯著joe那精緻的臉容。 ‘好好看的男人啊…’ 

啊?這傢伙是傻子嗎?

‘啊啊啊啊不好意思因為你真的長得很好看所以情不自禁就!’ 

四唇觸碰,joe的長指插進了caspar的髮絲之中,忘形的繼續著他的深吻。

‘謝謝,我喜歡所有夸我好看的男人。這個是回禮。’ 穿著深藍西裝的男人勾起了嘴角,就像妖精一樣的壞笑。

caspar大概比男人高一個頭,但是他那深邃的藍眼睛依舊把caspar迷的失去理智。


茉莉花的香氣讓人沈醉,就如同你的容顏。



‘外面好像有誰等著你呢,joe。’

‘哇!長得好可愛的男生!’

‘難道我就不可愛嗎?’ dan裝出十分傷心的語氣,他並不希望phil說他以外的人可愛。

‘不…你也很可愛呀!可是,joe你真的不出去看看嗎?’ phil抬頭看了看正在優閒看著報紙的男人,歪了歪頭,問到。

‘在開始我今天的工作之前,我並沒有要離開這個房間的打算,畢竟這裡有暖氣,也有吃的。’  隨後是報紙揭頁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顯得格外響亮。

‘ [高冷的男人,真有魅力呢~] ’dan正在模仿那些女孩的口氣,最後還瞄了一下毫無反應的Joe。

‘真的不要緊嗎?外面看上去很冷啊…啊,你看!他都打噴嚏了!’ 

當pil正激動的時候,

角落裡傳來報紙折疊的聲音。


‘喂,等誰呢?’ 突然冒出來的joe讓caspar狠狠地嚇了一跳,

‘啊!是sugg先生!那個...!我並不是...!’這麼躲在這裡也能被他看到呢...啊糟了這次肯定被他當成跟蹤狂了! 

‘外面冷,坐到裡面來吧。’ 男人假裝的笑了,牽上那快要被冰成冰棍兒的手,倆人一起進了那小小的屋子裡。

‘啊,那不是辦公室嗎?真的可以進來嗎?’

‘沒事兒,反正你是來等我的吧?’ joe並沒有回過頭來,只是繼續拉著他向前走。

‘啊!被..被發現了嗎!?’

‘呵,你這個蠢貨呀。’

‘那,那個,今天晚上能一起吃晚飯嗎!’ 把請求說了出來的caspar像是漏了氣的氣球一樣舒了一大口氣。

‘嗯......’joe裝出很認真在想這個問題的樣子,開口: ‘雖然可愛的男孩子來要請我吃飯的話我是一定會答應的,可是今天並不行喔!真是可惜呢,話說今天emma不需要照顧嗎?’ 他帶著笑容拒絕了南非男孩的邀約,順便扯開了話題。

‘是這樣嗎.....啊,emma,她住寄宿學校呢,上一次只是放假把她帶了過來。’


到辦公室門口了。 


‘喲,phil想要的小狗狗,牽回來了。’ joe邊說邊脫下大衣,把帽子順手往phil的桌子上一扔,開始玩起了手機。

‘欸!我才沒有說想要啊!!!何況他不是小狗狗吧!?’

‘啊,你好,我是caspar lee。’

‘喔!很乖的孩子嘛!’dan邊說邊伸上手,露出友好的笑容。

‘看上去好小喔!caspy你幾歲啦?’ phil只是不知覺的問了問,然後繼續往嘴裡塞三角薯片。

caspar開口時,連角落裡的joe都被茶嗆了一口。

‘我啊,今年20!’

‘臥槽?!’ 男人不敢相信地大吼了一聲。

‘是的!那s.....joe呢?’

joe並沒有注意到他那個親密的稱呼,別過頭用眼神在跟dan說千萬別把他的年齡說出去,那太丟人了。

‘joseph今年26了喔!’ 吧唧吧唧的嘴嚼聲此時此刻是多麼的讓人煩躁。

那笨蛋就不能好好閉上嘴嗎。

‘欸!?’ caspar那副驚訝的眼神讓joe感到十分的不快。 ‘就那麼年輕嗎?!?!’

‘呵,phil lester你過來一下。’

‘欸?joseph你那都這麼大了還要我陪你上廁所嗎?欸?joe!?啊啊啊啊你幹嘛呀!!’

dan笑了一笑,拿起phil吃剩的三角薯片吧唧吧唧的啃了起來。



‘真的,沒有關係嗎?’

‘對,不過工資不高,可以吧?’

‘可以的!真的十分感謝你!’ 穿著破舊襯衫的他大大的向站在他面前的人鞠了個躬。


門外傳來了骯髒的對話。

‘喂,把這種人請回來真的可以嗎,好髒的樣子。’

‘好像還是個同性戀,哎呀噁心死了。’

‘不是院長說要讓他打一份工,經理才讓他進來的吧,看樣子也是變變態態的。’

‘噁心。’


 ‘不,並不是這樣的。’

‘並不是這樣的。’



‘啊,原來已經是這個點了,’ 他穿起大衣,向門口走去。 ‘我先走啦。’

‘joe要去哪裡呢?’ caspar放下茶杯焦急地問道。

‘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等我回來跟我吃晚飯喔,caspar。’ 穿著大衣的男人並沒有回應贏面的問題,只是交代了讓dan跟caspar先聊著天,就走了。

dan看了一眼caspar,再看了看棕色的,緊閉的門。

開始了他們倆的對話。



‘哇!是joe哥哥!’ 一個個丁點大的小孩子看到joe踏進房間裡的那一刻都掛起了歡喜的笑容。

‘來,你看!給你們帶氣球來了喔!’ 他把手上繽紛的氣球都送到小孩的手心裡。

‘哥哥!我今天做了蛋糕喔!把院長叫來一起吃吧!’

‘好啊!joshua真的很棒啊!’ 他摸了摸男孩的頭,牽著他們走出了房間。


。。。。。。




 未完或許不待續


评论(1)
热度(18)
  1. LEON汪白久 转载了此文字
©汪白久 | Powered by LOFTER